楠꙼诩꙼

这里楠꙼诩꙼(xǔ)
月更选手
拖延症、懒癌晚期

《荒泽_13》

       待魏无羡从昏睡中再抽出意识已经是第二日午后了,温家送来的饭菜放在木栏口不远的地上。许是那饭菜本就冰凉,又许是因着早便过了午时放置的有些久了,那碗盘上方早已没了氤氲的水汽。魏无羡抬眸看了一眼,一时间竟有些纠结不知是该用清汤寡水来形容的好还是用残羹冷炙来形容更为准确。

  魏无羡支起身子伸手摸了摸腹部的伤口,见口子上已经结了薄薄的血痂不禁有些庆幸,幸好没有再继续恶化流脓。强撑着两条有些发软的双腿走到门前,还没等魏无羡弯腰拿起饭菜,门外便传来一阵推搡与开锁的声音。

  魏无羡当机立断后退三步,才刚站定门便瞬间被大力推开。门外的温家修士将手中押着的人扔在地上,转身就出门又将门给锁上了,一阵动作可谓是无比迅速,惹得魏无羡连连咋舌。温家果然是这种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做的多了,在外夜猎除祟时不见人影,这抓人锁门的事做起来却如此熟练。

  被温家修士摔在地上的女子痛呼了一声,正准备起身。视线中便有一只手攥着一块淡粉色的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魏无羡拿着手帕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样?要不要我扶你起来?绵绵?”

  绵绵一听这人上挑的尾音,有些羞恼。一把拽过人手中的帕子利落的起身,“你是谁?为什么叫我绵绵?”

  魏无羡一撑右膝跟着绵绵起了身,挑了挑眉,“那帕子不是你的么?我看那上面绣了绵绵两个字,那我就叫你绵绵咯!”

  绵绵涨红了脸,道:“不许你这样叫我!”

  魏无羡道:“为什么不许?那这样好了,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叫你绵绵,如何?”

  绵绵将手帕仔细收好,“为什么你问我就要告诉你?问别人的名字之前,自己也不先报上名字。”

  魏无羡道:“我的名字好说,你记着了,我叫做‘远道’”

  绵绵兀自把“远道”这个名字悄悄念了两遍,记不起那家的世家公子叫这个名字,可是看他仪态气度,又不想是籍籍无名之辈,看着魏无羡有些狼狈的面容,心中不解。

  魏无羡见绵绵这番神情心中好笑,双肩颤抖,忍笑忍的好不辛苦。

  绵绵看着魏无羡拼命崩住的唇线,猛的反应过来,这是取自“绵绵思远道”之意,戏弄于她,狠狠跺脚道:“谁思你了,你不要脸!”

  魏无羡这才笑出了声,绵绵被他这样一调笑,红着脸坐到其中一张石床上气的不去看他。

  魏无羡适时收了声,轻咳了几声,好容易压下去了笑意,朝绵绵正正经经行了个礼,“在下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敢问姑娘芳名?”

  绵绵见魏无羡如此神色,又听这人身份就是那云梦江氏的大弟子,心中惊诧,却也咬着唇连忙起身回了礼:“兰陵金氏罗青羊,见过魏公子。”

  ps:终于……荒泽给我憋出来了,太不容易了

       这篇中有部分原文摘抄

荒泽大纲完成了一半√

是的没错我写了一千三百字的大纲现在为止剧情才走了一半差不多

然后通知一下


荒泽明年恢复更新

有生之年系列

喜大普奔


奶奶,你小时候追的文终于更新了!

【忘羡】挑战二十字内,一篇虐文

下榻,执笔而落,

“一席薄衾,一室寒凉,一如往昔”


榻侧香炉已燃轻烟袅袅

榻上人醉其中美梦正酣


ps:虽然写了俩,但其实套路都是一个emm

我现在对哥这个称呼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受对攻喊哥什么的

简直太美好了吧!!!


【食物语】撕毁食物语时各食魂的离别之语

       1.佛跳墙

  常带魅惑的异瞳罕见的浮现丝缕不舍

  纤长手指掠过鸦睫,拂去眼尾一片温热湿意

  弯唇无奈

  “美人,再哭我可是会心疼的”

  2.北京烤鸭

  将残破的旗帜仔细收拢

  眉眼敛下无限战意

  随意别扭的拍了拍衣襟尘灰

  “朕的臣下可没有软弱之人,莫要再哭,早些迎朕回来便是”

       指节抹去脸颊血渍,神色坚毅

       “此战……无悔!”

       3.松鼠鳜鱼

   面具破裂露出精致面容

  手掌覆于右肘掩住伤处

  眸露自责挫败

  “藏于暗处的危险更为致命,少主,切勿掉以轻心”

  4.扬州炒饭

  抬袖遮过颈间青紫指痕

  无心去拾那脚边破败梅枝

  轻点人额心

  “少主不必伤心,你我定会重逢”

       ps:为什么鸭鸭有两句呢?是因为我最喜欢他么?不!并不是!(他们我都爱!)

           只是因为我觉得这句话要是鸭鸭说出来,加上那个画面,我的妈鸭,一定很攻很燃!!!

           其实我还想写鹄羹的!但是想起来他其实一直都在少主身边emm……


最近突然引进了一个新的软件到手机,叫半次元√

然后自然而然的我就开始翻忘羡同人……

接着我就认识到了某些道友那无比神奇的脑洞(虽然lof也有这种,但好像不多)


1,莫名其妙因为顾虑家族联姻而被逼婚的汪叽

云梦江氏和姑苏蓝氏就不算联姻了么?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还需要和谁联姻来稳定位置?又有那个家族能够比同为四大家族的云梦江氏更合适?兰陵是金凌,总不可能给自家人添堵。清河是聂导,虽说召你羡回来的是他,但好歹你羡和汪叽也是帮他了那么多,更别说蓝家宗主还是蓝曦臣。那些小家族?够看嘛?


2,汪叽各种原因又双叒叕出轨了

嘴里喊着忘羡神仙爱情!我要磕爆他们!然后又开始写汪叽移情别恋汪叽因为别人陷害怀疑误会你羡结果你羡伤心远走江湖不见?????抱歉我不是很理解你的脑回路


3,时隔几年后突然看你羡不顺眼给汪叽施压要他另娶他人的叔父

既然都几年了,叔父是又怎么的突然想不开要找事?叔父即使对汪叽喜欢你羡不满,那也只是对曾经得意门生的痛心疾首吧?对你羡也只可能是抓他抄家规泄愤吧?说因为要传宗接代的,蓝大难道是个假人么?别说蓝大有江澄有瑶妹了,原著里除了长辈除了轩离,官配就只有忘羡好么?(实在不行再加个瑶妹和秦愫?好歹是结了婚的?)

叔父:???这锅我不背


4,几年后仙门百家还是觉得你羡是个祸害然后又组织阴谋,结果你羡和汪叽都被抓了,然后还在汪叽面前把你羡千刀万剐,割肉喂狗挫骨扬灰,汪叽看到最后然后咬舌自尽

现在才觉得是祸害早干嘛去了,骂你一句几年后才说我要打回去的既视感?好歹一个作恶多端的夷陵老祖一个名扬天下的含光君就这样简简单单被抓了?汪叽就算是啥都没有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羡在他面前被人这样伤害的好么?还有咬舌自尽我的妈,汪叽要是这么懦弱还能有今天的成就?还能有之前的问灵十三载?


这脑洞真的


奶思!


以上仅个人吐槽与自己对于原著角色的理解,无心引战

看不得的请左上叉出去,谢谢配合


楚宗师“牛的叫声”
薛萌萌“眸”
楚宗师“猫的叫声”
师昧“喵”
楚宗师“狗的叫声”
墨燃“师尊……”
楚宗师“……?”
墨燃“……楚晚宁?”
楚宗师“……!”
墨燃“晚……晚宁?”
楚宗师“……?!”
墨二哈“汪……汪……”
楚宗师“……”

义愤填膺(?)的薛萌萌:狗东西又不听讲!
微笑疑惑的师昧:阿燃和师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又气又羞的楚宗师:不知羞耻!回去罚抄!
只是因为没听见问题而答错结果被瞪得莫名其妙的墨二哈:汪…?(小心翼翼)
ps;看到这张图然后停不下来脑洞的我蛤蛤蛤蛤蛤蛤蛤

沈小受减肥记

  (一)

  在无数次被秦少宇的“魔爪”反复蹂躏加亲吻之后……

  沈千凌戳戳自己的小肚子

  每次问个问题不是牺牲嘴巴就是牺牲肚子,简直烦的不行!现在居然还变成了老规矩?

  谁要和你老规矩啊喂!

  于是乎,沈小受郑重的看着自己饱受折磨的小肥肚子下定决心!

  “老子要减肥!”

  ……

  屋顶暗卫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面面相觑眼神交流

  暗卫甲一脸不想相信‘夫人刚刚说啥?’

  暗卫乙一眼勘破真相‘夫人说要减肥!”

  众暗卫立刻眼神坚毅,这可不行!

  想想自家夫人以前去解毒路上那一路的真病假病晕倒虚弱,那躺在宫主坚实臂膀里瘦弱的身子,那靠在宫主胸前微不可闻的声音……

  本来夫人就吃的少,也就酱肘子燕窝粥涮牛肉烤全羊红烧狮子头……而已!这要是少吃点那还得了?那岂不是连“嘤嘤嘤”都没力气说了?

  众暗卫愤然握拳,坚决不行!

  (二)

  减肥计划第二天就提上了日程。

  沈小受扶着腰,日常小鸭子走路出了房门。

  暗卫抱着毛球,几人一鸟整齐划一的用欣慰中略带心疼的眼神看着沈千凌。

  暗卫不禁感叹,宫主和夫人的感情可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然后瞄了瞄沈千凌扶着腰的动作,眼神更加坚定!夫人果真还是如此的软!

  可柔弱!

  不能再减了!

  站在不远处的沈千凌:“……”

  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啊!

  ……

  小凤凰站在沈千凌的肩上,爪子紧紧抓住外衫,小短翅膀撑得直直的,黑豆眼亮闪闪。觉得这位置这姿势简直霸气!

  鸟生无比快乐!

  沈千凌艰难维持,继续扎马步。

  毛球左肩跳右肩,右肩跳头顶,蹦跶的异常欢乐。

  沈千凌泪流满面,这还是亲儿子么?

  暗卫抓住时机,手脚利索的搬好躺椅桌子和水果,另外还贴心的留了条毯子

  沈千凌立刻非常自觉的躺上了椅子,拿起了水果。

  扎马步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可能的。

  毛球眼神一亮,小炮弹一般冲向暗卫。

  暗卫眼疾手快接住,从怀里掏出一根牛肉棒,心情舒畅。

  跟着少宫主以后铁定饿不着!既会骗珠子又能蹭饭,我们少宫主不仅天真烂漫还聪敏过人!

  可厉害!

  沈千凌躺在椅子上,丝毫不觉自己已经被儿子卖了换牛肉棒。

  追影宫暗卫成功拿下一血!


      ps:ooc严重emm…只是想试试这种文风过过瘾,不要骂我…(可能会有第二章,不一定)


我爱你

  纱帐间隐约晕出的亮色投在清澈透亮的水中折射出斑驳的光影。修长白皙的手将光影打碎,激起水面数圈涟漪。

  魏无羡将手中的帕子拧干,握住榻上人的手细细擦拭,往日含笑的双眸如今被浓重的担忧覆盖,“蓝湛……你怎么还不醒啊,再不起来我可就……”

  话未说完,蓝忘机身上便开始散发出点点灵光,光点在魏无羡的身侧汇聚,渐渐凝出一个人影。魏无羡惊诧的看着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口中不自觉的脱口而出,“蓝湛……”

  那立在榻边犹如魂体一般的人正是蓝忘机,不过却不是他归来后见到的哪个稳重淡漠的蓝忘机,而是他记忆中那如青涩稚子般的少年蓝忘机。

  不待魏无羡深究,那少年便开始有了动作。他走到静室里一片稍显空旷的地方,蹲下身子用手像是推开了什么机关,然后双手穿入地下抱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魏无羡跟着走到他的身边重复着他的动作,拿起了前几日蓝忘机方藏入其中的天子笑怔怔的看着他。魏无羡想,他可能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这是他死后十三年蓝忘机漫长等待中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疯狂滋长的思念,抱着给他藏着的天子笑默默想他的某一次吧。

  魏无羡恍神之时,那少年便抱着怀中的东西猛地仰头给自己灌了下去。

  “诶……”魏无羡下意识的伸手想要阻拦,手却穿过了少年的胸膛。自己的手生生穿过蓝忘机的胸口,虽知道少年是幻化出的,但这一幕还是给了魏无羡不小的冲击,魏无羡头皮发麻的将手赶紧收了回来。

  看着少年睡了又醒,涣散着那双浅瞳走出静室,魏无羡赶紧跟了上去。他可是见过蓝忘机醉酒后的模样,如今也只能祈祷蓝忘机那时候没做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了。

  少年像是有目的般的直径走向古室,魏无羡站在古室门外,看着少年像是用灵力强行砸开了古室的大门,望着少年进去之后即将消失的衣袂微愣。犹豫了几许还是跟着少年打开了尘封许久的古室大门。

  门沿上簌簌落下的灰尘像是即将揭示真相前那团团的迷雾,魏无羡挥袖拂开呛人的烟尘,目光紧紧跟随着在古室中不停翻找的少年。

  洁白的袍子染上尘埃,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那浅琉璃色的眸子也像是覆上了古室那腌臜的尘土,不再明亮。终于在魏无羡想要回去的时候,他看见少年牢牢的盯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魏无羡跟随他走到那堆杂物的前面仔细的瞧了瞧,才发现原来是一箱的铁烙。

  铁烙……

  魏无羡喉头骤然一紧,弯腰拿起了其中的一个。上面已经黯淡的炎阳烈焰纹,仿佛在他的眼中又重新燃起了滚烫的温度。魏无羡终于知道……原来,蓝忘机身上的那枚烙印是他醉酒之后违反家规冲进古室自己烙上去的……

  仿佛是为了证明他的想法一般,少年也做出了拿烙铁的动作,他甚至连看都不多看一眼,毫不犹豫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少年难耐的仰起脖子喉结滚动,汗水缓缓而下眉峰紧蹙。

  魏无羡不知何时已是眼角湿润,从他的角度能够清楚的看见少年那双好看的眼瞳。魏无羡从那里面看见了隐忍,思念,悲伤,释怀,但更多的却是欣喜……他想,那少年到底在欣喜什么呢?不过是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上又为那个没心没肺的人添了一到永远无法祛除的疤,有什么好欣喜的呢?

  这个傻子……

  魏无羡转身跑回了静室,进门后却放慢脚步缓缓踱步到榻前,俯下身子用手轻抚上蓝忘机胸口那块疤痕。薄唇轻吻着还未苏醒的人的羽睫,口中只是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阖着的双眸,心中思绪万千。他想,即使蓝忘机现在听不见,即使这句话他也已经从不掩心意的对蓝忘机说过很多次,但现在他还是想在告诉他一次……

  “我爱你……”

  ps:我……好难过啊啊,我的拖延症就是治不好……每次都要拖到最后才写。导致我原先想到的三个重要情景只写到了一个啊啊啊啊啊难受

开心!!第一次做这么复杂的款式,我jio得还阔以蛤蛤蛤蛤蛤蛤蛤
文的话…再等等…嗯…(认错态度良好)